免疫学:期待更多我国原创成果

  从中国古代利用病犬的脑髓敷伤口以防治“癫疯狗病”的记载算起,应用免疫的方法防治疾病至今已有1700多年之久。作为一门起源古老的学科,免疫学为治疗和预防传染性疾病、感染、肿瘤等重大人类疾病作出了卓越贡献。11月1日-3日世界生命科学大会在我国召开,免疫学作为人类与疾病抗争的重要学科,是生命科学领域的重要分支。中国科协近日组织专家撰写了相关学科发展报告,本刊对此进行摘编,以展示我国这一领域的现状、创新成果及未来发展趋势。

  在1901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开设至今的100多年间,总共有16次颁给了在免疫学领域作出重大成就的科学家,共有26位免疫学家获得了这一科学界的最高荣誉。这从一个角度反映了免疫学在生物医学领域中的重要地位。201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了三位在抗原提呈细胞和天然免疫模式识别研究领域作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布鲁斯·博伊特勒、朱尔斯·霍夫曼和已故的拉尔夫·斯坦曼,更是让免疫学这一经典医学基础理论学科再次在生命科学众多理论分支的前沿发出耀眼的光芒。

  实际上,早在1700多年前,中国人就已尝试用接种的方法预防甚至治疗感染性疾病。约公元303年,东晋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描述“杀所咬犬,取脑敷之,后不复发”,即取咬人那只狗的大脑敷贴伤者伤口可以预防伤者狂犬病的发作。这种“以毒攻毒”的思想进一步体现在天花预防上。我国民间很早就出现了人痘接种预防天花的方法,即将天花康复者的痂皮磨成粉,吹入正常儿童的鼻腔预防天花。这种方法还通过丝绸之路传到西方国家,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我国免疫学的研究工作起步并不太晚,曾出现过一批优秀免疫学家,取得过多方面的免疫学研究成果。例如,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刘思聪教授创造性地用化学定量方法研究抗原抗体的沉淀反应,并且纯化了抗体,开创了我国免疫化学的研究;顾方舟教授于1960年和1962年先后研制成功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和脊髓灰质炎减毒糖丸活疫苗,为我国控制脊髓灰质炎作出了巨大贡献。侯云德院士于20世纪70年代开始干扰素研究,并于20世纪80年代初发现和制备了重组α1b型干扰素,1992年获得国家新药证书,这是第一个由我国学者自行发现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免疫产品。

  近年来,我国学者在国际免疫学领域的著名杂志上发表论文越来越多,多次在中国召开的国际免疫学会议的学术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我国免疫学基础与临床研究受到了国际同行的高度关注。

  近五年中国科学家在《细胞》《自然》《科学》等高影响力杂志上发表近百篇免疫学论文。自2010年开始,中国学者年度发表于SCI学术期刊的免疫学论文数量已经位列国际第二,仅次于美国。2013年《细胞》出版社在Immunity杂志刊出专辑,从多个角度专题介绍了我国的免疫学研究。中国免疫学会英文会刊Cellular&MolecularImmunology一跃名列亚太地区免疫学SCI刊物前茅,2013年SCI影响因子达到4.185,在国内163种SCI期刊中排名第6位,在医学免疫学类期刊中排名第1位。在2013年8月意大利举办的国际免疫学大会上,中国还击败德国、俄罗斯、希腊获得国际免疫学会联合会第17届(2019年)国际免疫学大会承办权。这些进展彰显出中国免疫学在国际免疫学界已拥有相应的地位和影响力。

  但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我国免疫学研究近三十年来才真正开始起步,经费投入不足,导致我国免疫学研究虽然在某些领域有点的突破,但整体而言,研究成果的系统性、创新性与国际先进水平尚有差距。

  法国和英国是免疫学研究的传统强国,在历史上取得过很多对人类具有重大贡献的免疫学成果,但近几十年来,美国已成为免疫学领域的领军者。美国在免疫学领域投入很大,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基金中,约15%用于免疫学研究,当然,其产出也十分惊人,在高级别免疫学杂志发表的论文中,在美国本土完成的工作占很大的比例,其免疫学研究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此外,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在免疫学领域内也做出了不少高水平的研究,印度在生殖免疫学及疫苗研制上也有其独特的成就。

  我国免疫学研究近年来进步很快,研究技术平台已经基本建立,研究队伍已经基本形成,研究方向逐步明确,研究目标进一步得到凝练,研究生长点也越来越多。近年来,国内免疫学家以本土完成的研究工作在国际一流杂志,例如《细胞》《自然》《科学》上,陆续发表了多篇有影响力的论文,体现了我国免疫学研究整体水平有了很大的飞跃,在某些研究领域在国际上已经开始有所影响并正在逐步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有理由相信我国的免疫学研究将在未来的10年或者20年内实现跨越式发展,整体上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并在某些免疫学研究领域起引领作用。

  但是,在充满希望和信心的同时,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与免疫学学科本身在整个生命医学科学中的重要性相比,我国免疫学研究在国家科技创新体系甚至在生命医学科学领域中的地位尚不够凸显,我们与发达国家免疫学研究水平相比尚存在较大的差距和不足。例如,虽然研究内容比较广泛,但是山多峰少,尚缺乏受到或者有可能受到国际同行认可的免疫学研究的独特性技术体系、突破性学术观点和原创性学术思想,尚缺乏成熟的实验动物模型特别是独特性的疾病动物模型,条件性基因剔除小鼠模型制备体系也尚不完善,尚缺乏特色系统理论的积累以及能够冲击传统免疫学观点的挑战性工作,很少能够开创新的能够让国际同行追踪的研究方向与新研究领域的工作,很少有我国学者首先发现而令国际同行追随的“明星免疫分子”或者“明星免疫细胞”,很少有在国际免疫学领域受到国际同行公认的领军型的一流免疫学家,很少有在大陆本土完成的研究工作能够写入国际认可的权威性免疫学教科书。此外,受到国际免疫学会联合会大会邀请做高层次发言的我国学者极少,担任国外免疫学相关杂志编委的我国学者也很少。未来,在免疫学领域,需要通过逐步建立特色研究体系并强化创新与转化意识,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与交流,让中国免疫学的发展为人类健康提供强大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