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五千年:曹沫劫盟,十步一杀,嘴炮为何变身刺客?

长勺之战后的第三年,齐桓公卷土重来,再次进攻鲁国。

鲁军的统帅叫曹沫,根据某些史学家的考证,曹沫,实际上是曹刿的马甲。

鉴于长勺之战中,曹刿的嘴炮技能对齐军伤害很大,因此,鲁庄公任命曹刿为三军统帅。

新人新气象,曹刿给自己改名为曹沫,不玩魔法嘴炮,改玩物理攻击了。

下面有请曹沫自我介绍一下。

曹沫:读者朋友们大家好,我叫曹沫,原名曹刿。三年前,我在长勺论战,用魔法嘴炮打败了齐军。三年来,我身为鲁军统帅,带领士兵们日夜练习物理攻击。三年后,我领悟到了一套必杀技,十步一杀。今天,鲁君紧急召见我,是因为齐军又来了。

双方一共打了三场,曹沫先是施展魔法嘴炮,然后进行物理攻击。虽然曹沫的魔法嘴炮和物理攻击,都已经点满了。可是,这三年,齐军不仅满血复活,还四处打怪升级,早已成长为大BOSS。结果,鲁军以零比三的战绩惨败。

曹沫很羞愧,对鲁庄公说:本来我军技能满满,战斗指数比齐军高那么一点点,可是,由于齐军开了外挂,所以我军的战斗指数又比齐军低了那么一点点。都怪我太轻敌了,我自请GAME ORER!

鲁庄公说:错不在你,错在齐军太强大!哎!你的魔法嘴炮,加上三军物理攻击,竟不能挡齐军!传我口诏,议和!

齐桓公说:想讲和也可以,弟兄们大老远跑到鲁国自卫……

鲁庄公一愣:自卫?你们跑到我的地盘砸我的场子,也叫自卫?

齐桓公说:不想讲和了是吧?

鲁庄公说说:对,就是自卫!

齐桓公说:交通费、通信费、食宿费等等,谁给报销了?

鲁庄公说:你把发票拿过来,我给你报销!

齐桓公说:你只报销费用也不行,你还得割给我一块地皮。

鲁庄公说:我就是这么想的,把某某城割给你,行了吧?

齐桓公说:空口无凭,我们在柯地会盟吧。

到了约定时间,鲁庄公正准备签订不平等条约。突然,曹沫发飙了,掏出匕首,快步上前,劫持了齐桓公。

齐国大臣们愣住了,齐桓公问曹沫:老兄,你想干什么?

曹沫说:绑票!

齐桓公说:噢!绑票呀!大家伙可都看到了吧,鲁君居然让手下绑我的票!

曹沫说:齐国恃强凌弱,侵占鲁地,欺人太甚!

齐桓公说:败军之将,绝对不敢刺我,你到底是谁?

曹沫说:臣本名曹刿,长勺之战中,用嘴炮技能对齐军造成魔法伤害的人就是我。此次物理攻击失效,我便改名换姓,决心行刺!

齐桓公说:原来你就是嘴炮曹刿!寡人想通了,寡人想知道,你这一招叫什么名字?

曹沫说:这是我的必杀技,十步一杀!

齐桓公说:十步一杀!好技能!寡人的手下,都在十步之外,看来今天寡人难逃一劫!哎!你的杀气在乱?

曹沫把匕首顶在齐桓公脖颈上说:你说到底该怎么办!

齐桓公沉思了片刻,说道:寡人悟到了!会盟有三层境界:第一层,口服心不服,战败者迫于形势签订城下之盟,怒火中烧;第二层,讲究心服口服,战败者即使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也毫无怨言;而第三层,也是会盟的最高境界,则是以大胸怀,包容一切,那便是归还土地,以和为贵!

曹沫说:齐君,这一票,曹沫必须绑,绑了这一票,可能会有很多人死去,而齐君会活着,将死之人请齐君记住,那会盟的最高境界!

说完之后,曹沫扔掉了匕首,面不改色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齐桓公后悔了,不想交还土地,还想把曹沫干掉。

手下人齐声问道:国君杀不杀?杀不杀?图谋不轨,阴谋劫持,杀无赦!国君杀!国君杀!

齐桓公犹豫了。

管仲说:国君想要当诸侯二大爷,就必须信守承诺,为天下人树立榜样,切不可因小失大,让诸侯们失望!

齐桓公说:有道理,人在江湖飘,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

于是,齐桓公把抢到的鲁国地盘,全部还给了鲁庄公。由于齐桓公没有失信,因此,他在国际上的声望越来越高。

(节选自曹恩硕新作《漫话五千年》第200话。曹恩硕简介:作家指数榜创始人,标准化写作运动发起者,89后作家、战略家,著述各类作品1000余万字,精通战略、经管、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