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称蔚来汽车将增发价格定在每份ADS 39美元

  拟授予承销商为期30天的超额配售选择权,可以额外购买总计不超过900万股ADS。

  蔚来方面对财经网汽车表示,目前公司有充足的资金和资源来保证公司的运营和发展,但从保障公司长期竞争优势的角度出发,会根据市场的变化做出最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的选择。

  受增发消息影响,美股蔚来12月10日的盘后股价下跌6.35%,至42.35美元。

  随着电动汽车板块的市场情绪持续走高,小鹏、理想和特斯拉利用目前居于高位的股价,在12月份先后宣布增发计划。

  12月4日,理想汽车宣布拟发行4700万ADS,筹资约13.6亿美元;12月8日,宣布将发售新股融资50亿美元;12月9日,小鹏汽车宣布增发4800万ADS,募资21.6亿美元,创中概股史上最大规模首次股票增发。

  招银国际证券研究部白毅阳认为,电动汽车上市公司纷纷增发,主要是基于三个原因:一是外部股价,年内几家企业的股价涨幅较大,为增发提供了窗口期;二是从目前来看,短期内造车新势力仍将处于亏损状态,在资金上需要支持;三是因为竞争效应。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表示,智能电动汽车的投资需求巨大,包括新车型的开发、软件功能的完善迭代以及技术团队的扩张。因此,造车新势力需要通过增发方式大量融资,补充资金。

  近期,得益于政策支持和业绩增长,电动汽车公司的股价一路上扬。今年以来,蔚来股价的涨幅高达10倍以上,市值一度超越戴姆勒、比亚迪成为全球市值第四高的整车制造商。小鹏、理想股价自上市以来也持续飙升。在这样的节点增发募资,确实算“正当时”。

  在今年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上,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明确表示,短期内不会有融资计划。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蔚来账上的现金储备为222亿元人民币。此外,该公司三季度的汽车销售毛利率和综合毛利率均达两位数,全年经营现金流也有望实现转正。相比年初时资金不足、“捉襟见肘”的处境,如今的蔚来经过多轮融资和业务调整,财务状况已较为稳健。

  然而,在竞争对手储备“粮草弹药”、扩大规模之际,蔚来也是“不甘落后”,选择加入了这波增发热潮。

  蔚来相关人士对财经网汽车表示:“资本市场的行为往往是一个动态决策的过程,虽然公司有充足的资金和资源来保证公司的运营和发展,但从保障公司长期竞争优势的角度出发,我们会根据市场的变化做出最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的选择。”

  至于此次增发的决定是否与小鹏、理想近期举措有关,蔚来方面告诉财经网汽车,此次融资与其他公司的融资计划并没有直接关系,只是根据目前的资本市场形势,投资人对公司的认可,以及对公司发展规划的评估,认为现在是一个比较好的融资时机。

  6月15日,蔚来宣布完成增发7200万股ADS,募得资金超4亿美元。此次增发将获得收益用于子公司蔚来中国的现金投资以及其他营运资金需求。

  9月2日,该公司完成年内的第二轮新股增发,筹得金额约17亿美元,将主要用于增持在蔚来中国的股份,行使蔚来中国的股份回购权,以及用于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全球市场扩张和一般企业用途。

  随着蔚来中国项目正式启用及业务的全面展开,在12月新一轮的增发计划中,蔚来将重点放在了研发投入和渠道建设上。公告显示,本次增发募得资金的用途包括:约60%用于新产品和下一代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30%用于销售、服务网络扩张和市场渗透,剩余10%用于一般企业用途。

  与之相比,理想将此次增发所得收益用于电动汽车技术研发、纯电平台和未来车型开发以及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上;小鹏的融资用途是汽车及软硬件技术研发,销售、服务渠道和充电网络的铺设当中。

  比较三家造车新势力的融资用途来看,“做强长板、补齐短板”的意味十分明显。对蔚来而言,补强自动驾驶技术这一短板尤其被摆在至关重要的位置。

  2019年,蔚来一度因资金紧张问题大量裁撤自动驾驶业务部门,转而向Mobileye寻求合作。这导致该公司的自研实力陷入滞后状态。不过,随着财务状况回稳,高级别自动驾驶自研又重新提上公司日程。

  蔚来方面对财经网汽车表示,公司已加速第二代自动驾驶技术平台NT2.0的开发,目标是将其打造为“行业领先的量产自动驾驶系统”,会搭载在下一款新车型上,硬件配置和ADAS/AD软件能力都会有跨越式提升。具体细节会在NIO DAY当天发布。此外,蔚来内部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规模已达200人,随着开发进度的推进,研发人员储备将得到进一步扩充。

  除了需要应对竞争对手的挑战,蔚来在资本市场还面临“价值泡沫”的质疑。11月13日,香橼研究公司向蔚来“发难”,认为其估值严重偏离合理范围。做空声音传出后,蔚来股价应声下跌。进入12月,随着投资者情绪的降温,包括蔚来在内的电动汽车公司股价纷纷回落。

  业内人士对财经网汽车表示,还没有盈利的蔚来面临估值虚高的质疑,在无人驾驶方面的曲折,以及传统车企的反击,都使其难以“稳坐钓鱼船”。(来源: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