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夏蝉衣拜师

  其实夏蝉衣说自己想学医,还立志成为一代名医,是想说给木莲听的,她要经过木莲的嘴,把自己有意学医的意思传达给毒王老怪。

  既然毒王老怪对外声称自己是他的恩人,那么他知道自己有意在无声们学医的话,估计会答应的吧。

  “蝉衣你很聪明的,你想学的话就一定能学成。”木莲给夏蝉衣鼓着劲儿,她就是要让夏蝉衣放心,踏踏实实的留下来。

  “嗯,我会的。”夏蝉衣轻轻地答道,她的心里有些着急,这个木莲平时的机灵劲儿到哪儿去了?你倒是说你会去跟掌门说啊?

  “对了,你要是想入门的话,你想要拜在哪个堂主堂下呢?”木莲突然问道,然后他想了一下,笑着对夏蝉衣说道:“不过我推荐你去人参堂,人参堂的堂主林堂主,是咱们无声门的大弟子,为人儒雅谦和,对弟子很好的。”

  “哦,是吗?挺不错的。”夏蝉衣有些敷衍回答道,然后她又问道:“木莲姐姐,那云梦泽是哪个堂的堂主啊?”

  “云堂主啊,云堂主是当归堂的堂主,怎么,你有兴趣拜到他的堂下去?”木莲有些惊奇的问道,蝉衣可不能拜在云堂主的堂下啊!

  云堂主可是喜欢蝉衣的,蝉衣要是成了云堂主的弟子,云堂主还怎么娶她呀?虽说她们无声门,对这些世俗的礼数不太在意,但是师父娶自己的弟子,一般难受还是很难接受的。

  想到这个问题,木莲对着夏蝉衣说道:“蝉衣,你不能拜在云堂主的堂下,不行!”

  “为什么呀?”夏蝉衣被木莲突然正色的表情弄的疑惑不解,虽然她也没有想拜在云梦泽的堂下,但是木莲这样说,她反而特别想知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只要不拜在云堂主的堂下就好。对了,我们还有三师叔,虽然你没有见过她,她是一个女孩儿,比你大一两岁,跟我年纪差不多。她是首乌堂的堂主,医术也不错。你可以拜在她的堂下。”木莲是这样想的,虽然说师父娶弟子不太容易被接受,但是,不是自己的嫡系弟子的话,接受起来相对容易些。

  夏蝉衣还没有回答,木莲又接着说道:“其实,你要是不喜欢三师叔的话,确实三师叔脾气大,架子大,很难相处。嗯,你可以拜托一下掌门,掌门还有一个俗家弟子,是掌门的四弟子,他不在无声谷,但是你可以求一下掌门,拜在他的门下。”

  “那个木莲姐姐,你一下子说这么多我也记不住,你让我好好想想,让我好好想想。”夏蝉衣赶紧冲木莲摆着手,笑着对她说道。

  其实夏蝉衣的心里早有了主意,她不要拜在无声门任何一个弟子的堂下,既然要学,就要跟最精通最有能耐的学。

  “好的,那你好好想想吧。不过,我强烈推荐林堂主。”木莲也不急着强迫蝉衣,既然她已经决定留下了,以后的事情,慢慢来。

  第二天,也就是夏蝉衣来无声谷的第十日,木莲和木香在为夏蝉衣吃完早饭之后,给她换上了正常的衣服。

  等一切收拾好之后,木莲高兴的对着夏蝉衣说道:“蝉衣,这个膏药贴上之后,不出两日,你就基本上感觉不到疼痛了,止痛汤药也不用喝了。”

  “有那么神奇呢?”虽然她并不是不相信木莲的话,但是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她身上种的骨不止一处,想在一两日之内感觉不到疼痛,她觉得有些痴人说梦。

  她记得,有一次自己的教事嬷嬷摔断了腿,经常疼的在床上哼哼,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下去。

  “这有什么可惊奇的?你别忘了这是哪儿?这可是我们无声门!”木香有些骄傲地对着夏蝉衣说道。然后她又接着说:“你也不想想,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在别的地方,说不定连活命都难呢!在我们无声门,你不但被救活了,而且基本上没怎么受罪不是吗?要是在别处啊,你早就疼的满地打滚儿,夜夜难安了。”

  “木香!”木莲说了木香一句,这个木香也真是的,这些日子说话总是夹枪带棒的,老是怼蝉衣,也是蝉衣好脾气,不跟她计较吧,要是她敢这样怼自己,自己早就跟她吵多少回了!

  眼看着木莲和木香快要吵起来了,夏蝉衣赶紧出声打的圆场:“对对对,木香姐姐这么一说,我倒是信了。咱们无声们自然是神奇的,那照你们的意思,过两日之后我就感觉不到疼痛了,那么我是不是就可以动一动了呢?可不可以坐起来?总是这样躺着,我感觉身子都僵的不行了!”夏蝉衣故意这样说,博得她们都同情,让她们转移注意力。

  “轻微动一动也是可以的。至于坐起来嘛?这个等下得问问掌门了。也真是难为你了,光是这样躺着也是很难受的。”木莲看着夏蝉衣有些同